相关文章

深圳钣金加工厂:工业机器人又掀起新一轮的热潮

来源网址:http://www.jsyzds.com/

继3D在机械行业里引发热议后,工业机器人又掀起新一轮的热潮。不过两者受到的待遇还是有出入的,前者大多为学者或是专业院所所热衷,而后者则是在企业中持续发酵。

如此看来,似乎工业机器人似乎更接地气,而这在记者看来,或许与其能快速转换为产品甚至是商品关系很大。

稳妥VS激进

这表明,机床制造商对产品质量的追求已经不再局限于精度和可靠性,而是开始立足于智能解决方案。展会现场融合信息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一体化机床蔚然成风,而各个机床跨国公司的高层也热衷于向媒体宣传4.0时代,即第四次工业革命。

当然在国内这称之为智慧制造,这两者所强调的都是信息技术在传统机械制造中的应用。

说到智慧一词,就不能不提IBM公司,2008年它开始推广 “智慧地球”的营销概念,而实质则是传感器加实时网络所塑造的物联网。

在智慧制造或曰智能制造引发的遐想还未消退之际,3D打印技术一下子挟风带浪而来,在各地的技术论坛上,其都被不同的专家学者做出论述,发表观点。

记者有幸参与了一次,这次的规格似乎更为国际化,列席的不仅有我国颇有名气的研究专家,也有国外的知名学者。只不过听着听着,感觉却是怪异起来。

一场思想交锋下来,给记者的感受是一个便向 “务实”,一个趋于 “务虚”。当然这没有比较的意义,毕竟双方受各自国家的文化所熏陶影响,比如中国的四大发明,虽没有天马行空的概念,却实实在在地推动了中国的进步发展。但或许是这种思想、思考的习惯,使得很少出现举世闻名的思想家、哲学家。

再说说机床,似乎距离德马吉推出概念性机床已经颇具年头了,而这项工作似乎并没有引发国内同行的兴趣度。毕竟在那个产销两旺的红火年代,没有企业家有哪种精力和注意力,并且花费不菲的财力来做这项似乎只赚眼球的工作。

概念营销

那么德马吉为什么要推出概念机呢?要得出答案其实不难,只要想想为什么各大汽车厂家热此不疲地推出概念车,答案自然付出水面。

通常我们一翻开汽车杂志,迎面而来的精美图片大都标注着是某某概念车。爱车的人知道,概念车是汽车中内容最丰富、最深刻、最前卫、最能代表世界汽车科技发展和设计水平的汽车,其也是艺术性最强、最具吸引力的汽车。

概念车分为两种,一种是设计概念模型,一种是能跑的真正汽车。第二种比较接近于批量生产,技术已步入试验并逐步走向实用化,一般在5年左右可成为投产的新产品。

而第一种汽车虽是更为超前的设计,但因环境、科研水平、成本等原因,只是未来发展的研究设想。

但共同的一点是,概念汽车的展示,是世界各大汽车公司借以展示其科技实力和设计观念的最重要的方式。与概念营销相比,传统的产品竞争则是把更多的竞争着眼点集中在产品上。

但对于技术较为成熟、品质趋同的行业来说,比如电力制造,过度产品竞争的直接后果是恶性的价格竞争,其代价是产品质量的下降、创新能力的匮乏。

营销学中有一个经典的说法:饭店里卖的不是羊排,而烤羊排时发出的 “吱吱”的声音。的确,客户购买的不仅是产品本身,更多是一种对产品的感受,包括功能、品质、价格、外型、服务等等,而这些感受的综合就形成了品牌。

但对于目前的机床行业而言,这些似乎都是遥远的存在,技术的突破,产品质量的可信赖是排在个企业家钱的头等大事。因此,当记者问某机床制造商,对于概念营销的看法时,对方之言,那是富人的游戏。

不少企业认为,只要生产出质优价廉的产品就能取得好的市场业绩,而对品牌规划却缺乏足够的认识及重视。当然这种做法在市场蓬勃发展、行业竞争较弱的情况下,可能会取得一定的成绩,但随着竞争的加剧,产品本身的差异会越来越小,品牌优劣会成为客户选择产品的依据。

到了这个时候,一个自身品牌形象不清晰的企业自然不会得到客户的认同的,当然也谈不到品牌溢价,走价格战的路线成了迫不得已的选择。

但行业里已经有了先行者,至少在记者看来,沈阳机床在关锡友的带领下,不仅开发出了新五类机床,在今年4月份的商务会议上,也一改以往冗长沉闷的形式,以 “乐·动2013”为主题,将主推的三大系列产品分别被喻为钢琴、大提琴和小提琴,并配合声光手段,把场景设置为不设座椅的露天场所。

这场技术与艺术混搭的发布,给了业界同行不小的震撼,有人声称,虽然我国机床市场容量和产业规模都是世界第一,市场理念却略显陈旧,这反映在营销上就是鲜有概念和形式上的创新。

但沈阳机床走在了前面。从海外并购到国内首家机床4S店,甚至是这样一场配合展会的产品发布会上都可见端倪。

“看得出来,沈阳机床在朝着贴近客户的方向努力,听说他们专门成立了一家几百人的服务公司。可以说在转型升级的探索上,沈阳机床做出了表率。”

理念上超越

或许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觉得沈阳机床此举是明显的作秀。但在记者看来,如果任何一项事物大家都仅仅从当前出发,或许没有任何意义,但这或许对原始创新无疑。

说到这里,曾有人做过这样的评价:在每一项新发明、新技术出现时,行业人士往往关注它的短期利益而忽略长期发展;而国外学者则不然,更看重它的长期发展。因此,中国可以在短时间内造就一个新的产业并将其利益最大化,但却很难去引领世界的新潮流。

比如在那场关于3D技术的讨论上,外方专家认为这会引发一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而我国则是将作为新技术、新手段处理。

不过中国人还有个特点就是后发优势,一旦领悟就势不可挡。比如风电、比如分布式发电。或许 《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的作者,发布式发电的倡导者,也没有想到,践行这一理论速度最快的是东方人。